再生醫學新知

母愛真偉大!「抗體」是媽媽給寶寶的健康好禮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google

【文:廖可熏博士/國立陽明大學微生物及免疫學研究所博士、再生緣生物科技研發部專案經理】

 

母親辛苦懷胎十月到寶寶出生後的母乳餵養,除了提供胎兒養份之外,還會提供不可或缺的「抗體」,增強寶寶免疫力!那你知道,抗體是怎麼傳遞的呢?當寶寶在母親的肚子裡,是透過胎盤來傳遞;出生後則是透過母乳的哺餵來傳遞。每一個小生命的健康成長,都充滿了媽媽愛的孕育。

 

 

抗體的種類

抗體又稱免疫球蛋白,會標記身體的外來物,像是細菌、病毒等病原體,以及受感染的細胞;並且也可以阻斷病原體的感染能力。抗體又分成以下五種:

 

  • IgM(五聚體)

宿主遇到外來侵入者時最先出現的抗體,可附著在侵入者上並向吞噬細胞發出信號來消滅。有極高親和力,可與病原作用,但是會被身體的清除作用和病原體一同被清除,因此濃度下降十分快速,可作用染病的依據。

 

  • IgG

多數個體中,約80%的免疫球蛋白是屬於IgG,為血液中主要的循環性抗體,可提供長期的保護。IgG也是唯一能通過胎盤並提供胎兒被動免疫的抗體。但是這種抗體會在嬰兒出生後6個月內逐漸消失在嬰兒體內。

 

  • IgA

存在黏膜組織上,並且也存在在與外界接觸的器官與系統的所有液體,包括唾液、眼淚、乳汁與初乳、腸胃分泌亦即呼吸道及生殖泌尿道的黏液分泌物等,故IgA為主要的分泌型抗體

 

  • IgE

在血清中的含量極少,但在人體內的角色非常重要,刺激嗜鹼性顆粒球及肥大細胞產生組織胺,與過敏反應極其相關。另外在寄生蟲感染時的免疫反應有關,可與嗜酸性顆粒球相互作用。

 

  • IgD

目前對其之免疫反應功能上不詳,僅知其可能與B細胞的成熟有關,以及具備刺激嗜鹼性顆粒球及肥大細胞產生抗菌成份。

 

 

孕媽咪如何傳遞抗體給寶寶呢?胎盤的保護力

受精卵發育後會跟著子宮內膜,形成胎盤的結構。胎盤從內到外由羊膜、絨毛膜和蛻膜三部分組成。最內層的羊膜及滋養受精卵的絨毛膜是由胎兒的DNA構成,最外層的蛻膜則是由母親的DNA構成。胎兒和母體有著各自獨立的循環系統,而胎盤就是連接胎兒及母體各自獨立循環系統的交換區。胎盤可利用擴散及滲透作用,交換氧氣及二氧化碳,也可以交換一些大分子物質如,蛋白質、抗體及激素。而絨毛膜是種半透性的膜,除了可交換一部分物質,也能阻隔細菌、病原體和藥物,對胎兒產生屏障作用,以保護胎兒。

 

目前我們已知道,若懷孕婦女注射流感、破傷風、白喉及百日咳疫苗,母體所產生的IgG抗體可通過胎盤傳遞給胎兒,保護新生兒。那新冠肺炎呢?在2020年肆虐全球,至今尚未平息;致死率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雖然嬰幼兒的感染症狀相對輕微,但仍然是不容忽視的疾病。以下三個國家的研究報告將告訴我們抗體是如何在母體和寶寶之間傳遞:

 

  • 香港

香港中文大學的研究中發現,在13名染疫後康復的孕婦誕下的嬰兒中,有12名嬰兒的臍帶血具有對抗SARS-CoV-2的特異性IgG;因此推論母體染疫後,所產生的對抗SARS-CoV-2的特異性IgG經胎盤傳給胎兒。而全部嬰兒的鼻咽測試結果,皆未驗出含有新冠病毒。研究中也發現,嬰兒身上的抗體量比母體來的高,但當母親感染時的病毒量較高,傳給胎兒的抗體量卻較少。

 

  • 美國

在美國佛州大西洋大學報告中指出,一名懷孕婦女在分娩前3週曾接受過一次單劑量的SARS-CoV-2 mRNA(mRNA)疫苗。而足月分娩的女嬰,在臍帶血中,檢測到對抗SARS-CoV-2的特異性IgG抗體。

 

  • 以色列

以色列的研究中發現,從接受BNT162b2疫苗(mRNA疫苗)的20名懷孕婦女(孕晚期時)收集母體和臍帶血血清,發現所有婦女和嬰兒皆擁有對抗SARS-CoV-2的特異性IgG抗體。並且臍帶血中的抗體濃度與母體的抗體濃度相關。

 

*從以上研究中可以發現,抗體可以透過孕期在胎盤中傳遞給胎兒。但目前仍無法證實孕早期的孕婦注射疫苗是否能達到保護新生兒的作用,對胎兒的影響性也未知。

 

 

出生後的寶寶怎麼獲得媽媽的抗體呢?神奇的母乳

母乳中含有很多不同的抗體。分泌型IgA主要分佈在唾液、淚液、腸胃液、乳汁以及呼吸道分泌液等外分泌液當中,嬰兒在喝母乳的過程中,沿途經過的腸胃道及呼吸道,都會佈滿媽媽分泌的分泌型IgA。

 

而母乳中的抗體也是一種蛋白質,理論上會被人類消化道中的蛋白質酶、胃酸破壞掉的。但2018年加州大學在營養學(Nutrients)上所發表的研究中,發現嬰兒胃中的抗體並不會完全被消化掉,還是有一部分可以被嬰兒利用。但是隨著年齡增長,所含的抗體濃度也隨之下降。

 

在2021/2/09的研究中發現,從18名罹患新冠肺炎的哺乳女性,所採集的母奶樣本中,沒有任何一個樣本含有SARS-CoV-2 RNA病毒。但有76%的母乳中包含對抗SARS-CoV-2的特異性IgA,而80%則具有對抗SARS-CoV-2的特異性IgG。此外,有62%的牛奶樣本能夠在體外中和SARS-CoV-2的感染力。加州大學在三月的研究也證實了母乳中幾乎不含有病毒。

 

目前被核准的疫苗,在三期臨床試驗中皆並未納入懷孕及哺乳的案例,因此各研究單位針對孕婦及哺乳婦女的追蹤研究就顯得十分重要。讓我們來看看以下國家的研究案例:

 

  • 美國

美國波士頓麻省總醫院的Andrea G. Edlow醫師及研究團隊,在醫學中心追蹤了131名生殖年齡mRNA疫苗接種者(84名孕婦,31名泌乳期婦女和16名未懷孕)。發現臍帶血和母乳中皆含對抗SARS-CoV-2的特異性抗體。相比之下,孕婦及哺乳期婦女,疫苗所誘導的抗體濃度都比非孕婦高。而跟懷孕期間SARS-CoV-2感染後所產生的抗體濃度相比有顯著的提升。

 

 

  • 以色列

以色列也在4/12發表了相關研究,八十四名婦女(平均年齡為34-40歲),間隔21天接受2劑BNT162b2疫苗(mRNA疫苗)疫苗。嬰兒的平均年齡為10.32個月,最大不超過19個月。

母乳中對抗SARS-CoV-2的特異性IgA抗體,在首次疫苗接種後第2周顯著升高。接受疫苗注射的哺乳婦女所產的母乳中,超過86%皆產生對抗SARS-CoV-2的特異性IgA抗體。在接種後3周,保持較低的表現量,在接受第二劑疫苗後特異性IgA抗體增加,接受疫苗注射的哺乳婦女所產的母乳中,超過95%皆產生對抗SARS-CoV-2的特異性IgG抗體。在研究期間,沒有母親或嬰兒經歷過任何嚴重的不良事件。

 

*目前的研究中發現母乳中所含的抗體,可提供新生兒有效的保護力,且病毒幾乎是無法從母乳中通過的。

 

 

珍貴的母愛,始於小生命孕育的瞬間…

病毒不停的在變化,不時就能產生對人類具有生命威脅的疾病;慶幸的是,母體對於胎兒的保護,也是不斷的在演化。從懷孕的那一刻,就註定了母親對胎兒的保護,不論是生理還是心理上,都是一點一滴珍貴的母愛。

 

 

參考資料:

  1. Baxter R, Bartlett J, Fireman B, Lewis E, Klein NP. Effectiveness of Vaccination During Pregnancy to Prevent Infant Pertussis. Pediatrics. 2017 May;139(5):e20164091. doi: 10.1542/peds.2016-4091. Epub 2017 Apr 3. PMID: 28557752.
  2. Walls T, Graham P, Petousis-Harris H, Hill L, Austin N. Infant outcomes after exposure to Tdap vaccine in pregnancy: an observational study. BMJ Open. 2016 Jan 6;6(1):e009536. doi: 10.1136/bmjopen-2015-009536. PMID: 26739731; PMCID: PMC4716252.
  3. https://hk.news.yahoo.com/%E6%96%B0%E5%86%A0%E6%8A%97%E9%AB%94-%E5%8F%AF%E7%B6%93%E8%83%8E%E7%9B%A4%E5%82%B3%E5%AC%B0%E5%85%92-214500864.html
  4. Paul G, Chad R. Newborn antibodies to SARS-CoV-2 detected in cord blood after maternal vaccination – a case report. BMC Pediatr. 2021 Mar 22;21(1):138. doi: 10.1186/s12887-021-02618-y. PMID: 33752624; PMCID: PMC7982334.
  5. Rottenstreich A, Zarbiv G, Oiknine-Djian E, Zigron R, Wolf DG, Porat S. Efficient maternofetal transplacental transfer of anti- SARS-CoV-2 spike antibodies after antenatal SARS-CoV-2 BNT162b2 mRNA vaccination. Clin Infect Dis. 2021 Apr 3:ciab266. doi: 10.1093/cid/ciab266. Epub ahead of print. PMID: 33822014.
  6. Demers-Mathieu V, Underwood MA, Beverly RL, Nielsen SD, Dallas DC. Comparison of Human Milk Immunoglobulin Survival during Gastric Digestion between Preterm and Term Infants. Nutrients. 2018 May 17;10(5):631. doi: 10.3390/nu10050631. PMID: 29772785; PMCID: PMC5986510.
  7. Pace RM, Williams JE, Järvinen KM, Belfort MB, Pace CDW, Lackey KA, Gogel AC, Nguyen-Contant P, Kanagaiah P, Fitzgerald T, Ferri R, Young B, Rosen-Carole C, Diaz N, Meehan CL, Caffé B, Sangster MY, Topham D, McGuire MA, Seppo A, McGuire MK. Characterization of SARS-CoV-2 RNA, Antibodies, and Neutralizing Capacity in Milk Produced by Women with COVID-19. mBio. 2021 Feb 9;12(1):e03192-20. doi: 10.1128/mBio.03192-20. PMID: 33563823; PMCID: PMC7885115.
  8. Krogstad P, Contreras D, Ng H, Tobin N, Chambers CD, Bertrand K, Bode L, Aldrovandi G. No Evidence of Infectious SARS-CoV-2 in Human Milk: Analysis of a Cohort of 110 Lactating Women. medRxiv [Preprint]. 2021 Apr 7:2021.04.05.21254897. doi: 10.1101/2021.04.05.21254897. PMID: 33851178; PMCID: PMC8043475.
  9. https://doi.org/10.1016/j.ajog.2021.03.023
  10. Perl SH, Uzan-Yulzari A, Klainer H, Asiskovich L, Youngster M, Rinott E, Youngster I. SARS-CoV-2-Specific Antibodies in Breast Milk After COVID-19 Vaccination of Breastfeeding Women. JAMA. 2021 Apr 12. doi: 10.1001/jama.2021.5782. Epub ahead of print. PMID: 33843975.